永久免费看啪啪的app

关于防御阵法的问题,我曾经也问过乾老。

但乾老口中的隐匿阵法太过高级,并且它也没有玉简筒可供我参考,光靠说教有些不太现实。

如今文哥的玉简筒,算是解了我燃眉之急。

我连忙感激的拱起了手:

“多谢文哥!”

说着,我接过玉简筒,探入一丝灵力准备看看。

接过文哥打断了我,说道:

“先别急着研究,等我话说完。”

见我抬起头后,文哥继续说道:

“我得出去一趟,接一位朋友回乌托城,这段时间,小向日葵就交给你照顾了。”

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:

“放心好了!我定会照顾好她!”

清新氧气型美女气质惊艳户外唯美摄影图片

文哥笑了笑:

“其实也不必担心,有九命猫妖在村里镇着,普通高手还真没那个本事作乱。”

九命猫妖,应该说的就是猫仙儿。

听名字,难道猫仙儿有九条命?这天赋真是厉害了!

我想了想后,问道:

“那我什么时候送小向日葵回去呢?”

文哥摇头道:

“不必送,我接朋友回来时,会路过你这里,到时候把小向日葵交给我就好了。”

“另外,我接的那位朋友,可是五旗镇阵法大师,还能顺便帮你重新整整防御阵法。”

五旗镇我听说过很多次,连《天罡符咒录》上面的基础小符阵,都是由五旗镇的人编制,可见其实力。

有这等大师级别的高手来帮忙布置,我就不用担心了,趁着这段时间先把材料找到就行。

“很期待五旗镇的前辈高手啊,到时候家园的安系数,肯定提高几个档次。”

文哥自信的笑了笑:

“呵,几个档次?你怕是小瞧了五旗镇。”

“经他之手,至少堪比大宗门的防御效果。”

文哥越说,我越欢喜,能让家园不受伤害,便是我内心最希望看到的。

此时,文哥话已说完,便跟我道别:

“如此我就先走了,快的话两日之内能回来!”

我拱了拱手:

“保重!”

文哥也跟我拱了拱手,遂又想起了什么,补充道:

“对了,阵法里需要的材料之一是极寒之地才有的天灵地宝,村子南边的深山里,刚好有一片极寒之地,你可以去找找看,或许运气不错。”

再次道别后,文哥点了点头,转身果断的离开。

我送他出了徐家村正门,只见他几个跳跃间,便冲天而起,不见了踪影。

重新回到村子,我第一时间便把玉简筒拿了出来。

坐在安静的祠堂里,开始认真研究。

文哥说,这是基础防御阵法,可我只看了三页就顿觉头昏脑涨,精神力有些不够用了。

不过相比之下,这和乾老当初教我的确实简单的多。

至少我是能看懂的。

我盘坐在祠堂角落里,先放下了玉简筒闭眼休息休息,揉着酸痛的太阳穴,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
于是把自己戒指里的所有抚元丹给拿了出来。

这种疗伤用的抚元丹,其灵力效果对我现在的灵丹境,影响微乎其微。

但每次服用,都能让人瞬间精神百倍,提神醒脑一流。

想到这里,我捏了颗抚元丹塞进嘴里。

感受着一阵清凉滑入体内,刚刚的疲惫感顿时消散。

我再次拿起玉简筒认真学习,果然能继续击中精神力了。

靠着这个方法,我总共消耗了十二颗抚元丹,这才完完整整的看了遍基础阵法。

和以灵力激活符咒的理论相反,文哥给我的基础阵法,靠各种材料互相配合激活,缺一不可。

而三种材料,分别为灵石九颗,两百年龟壳一个,寒鸦树一颗。

灵石,我刚好上次去血阁时挖了一些,实在不够也可以问邓落借点儿。

万年龟壳暂时没有,而寒鸦树可以去村子后山里碰碰运气。

想到这里,我便起了身。

临走前,我整理了下手中的戒指,把那些收集来的战利品戒指都清空。

丹药分一枚戒指,古书玉简筒分一枚戒指,武器分一枚戒指,衣服服饰以及杂七杂八的东西分一枚戒指。

整理清楚后,还剩下将近二十多枚空戒指。

到时候可以作为奖励,分发给村庄里的朋友或徒弟们。

幸运的是,又找到了十颗完好无损的灵石。

可惜的是,并没有侥幸找到其它材料。

整理时,我好几次差点儿探入了乾老的戒指里。

因为我和它约法三章,不能随意进入他戒指,否则我还真心痒难耐。

于是我试探性的问道:

“乾老,你见过两百年龟壳么?”

……

不知是故意不吭声,还是因为之前暗锋神卫文哥的出现,此时的乾老又玩儿失踪了。

我喊了好几声,都没有回应我,也感受不到它的存在。

最后只好作罢。

我出了祠堂,刚好遇到了大牛二牛以及蝎子和陈元真。

看起来,四人相处的很好,连沉默寡言的蝎子都挂上了笑容。

这几次回来都是急匆匆的到处跑,都没来得及教他们新东西。

“师父!”

“师父,又要出去呀?”

我笑着点了点头。

“嗯,得去后山找点儿东西。”

大牛二牛:

“我跟师父一起去吧!”

陈元真:

“师父也带上我!”

蝎子:

“我也去!”

我果断的摇头道:

“要求的地方太危险,你们都不许去。”

几人期待的眼神瞬间多了些许失望,不过都努力克制着,试图隐藏不让我看到。

他们的懂事和努力,我都看在眼里。

但相比之下,我觉得防御阵法更加当务之急。

想了想后,我问道:

“萧可和王国恒呢?”

大牛说:

“他们应该在田地里,帮村民收拾粮食之类的。”

我稍感意外,没想到萧可和王国恒还挺有心,肯干这样的苦活儿。

于是我说道:

“晚点儿,你们可以找萧可和王国恒请教修行上的问题,就说我让找的。”

“等我回来后,再教你们新东西。”

这么安排后,四人终于是满意的抿了抿嘴,连连点头。

我也很欣慰,肯下功夫修行,没什么不好。

我随即跟他们交代了一声,便独自去了后山。

踏入后山,我垫脚一跃而起御气冲飞,沿着深山峡谷穿行。

这是我第一次探索后山深处,越往里走,茂密丛林越多,可谓是千峰逐雾舞奔腾,波澜壮阔泄瀑澎。

我从未想象过,村后的深山里居然如此之美。

竟和我之前去过的所有地方,都不落下风,宛如等待仙子出境的缥缈仙境……